天弘基金股權激勵反差:管理層4年躺贏賺5倍 余額寶跌下神壇
2020年1月16日 14:20

字號:

  • 增加
  • 減小
  • 正常

Current Size: 100%

2019年底,又有個別大型基金公司股權激勵獲批。至此,繼中歐基金開創先河之后,實施員工持股計劃的基金公司已超過30家。至于股權激勵能在多大程度上提升管理效能,則一言難盡。 ?

獵牛座/文

2019年底,又有個別大型基金公司股權激勵獲批。至此,繼中歐基金開創先河之后,實施員工持股計劃的基金公司已超過30家。至于股權激勵能在多大程度上提升管理效能,則一言難盡。

以天弘基金為例。

這家基金公司成立于2004年,于2013年增資擴股,主要內容有兩項:其一是引入新股東阿里巴巴,其二是實施管理層持股。

其結果是,天弘基金固然通過借助余額寶的平臺一躍而成為公募規模管理排名第一的基金公司,但是,其產品結構卻日益失衡——如果說貨幣基金是它的左手,那么,這只左手一夜之間已然做到一手遮天,而其右手(即偏股型基金),則遲遲未能發育,弱如稚子,整體看上去,頗為怪異。

根據Wind資訊,2012年年末,在天弘基金的產品結構中,股票型及混合型基金規模的占比為29.07%,至2013年年末驟然降至1.24%,2014年年末為0.75%,盡管隨后占比有所提升,至2019年年末,也不過1.79%而已。

盡管若要在“變成身有殘疾的巨富”與“成為體態勻稱的窮小子”這兩種命運之間做出選擇,多數人會選擇前者,但是,“身有殘疾”恐怕不能成為管理有效的理由。

不過,致富是硬道理,尤其對持股管理層而言。

證監會官網信息顯示,天弘基金管理層的持股比例是11%。那么,當初為獲得這部分股權,天弘基金管理層支付的對價是多少呢?

根據內蒙君正(601216.SH,2015年10月更名為君正集團)2013年10月10日發布的關于公司及天弘基金其他股東與阿里巴巴(全稱“浙江阿里巴巴電子商務有限公司”,后更名為“螞蟻金服”)就天弘基金增資擴股和全面業務合作達成框架協議的公告,阿里巴巴和內蒙君正都是“擬以每人民幣4.50元認購天弘基金人民幣1元注冊資本出資額”。

具體來說,螞蟻金服認購了天弘基金26230萬元的注冊資本出資額,即支付的對價是(4.50*26230萬=)118035萬元,內蒙君正認購了天弘基金1542.9萬元的注冊資本出資額,即支付的對價是(4.50*1542.9=)6943.05萬元。至于天弘基金兩大老股東即天津信托及蕪湖高新投資公司,則放棄了增資的機會。

具體到天弘基金管理層,上述公告只籠統提到“天弘基金管理層擬認購天弘基金人民幣5657.1萬元的注冊資本出資額”,沒有明確其認購1元注冊資本出資額需支付的對價

需要指出的是,螞蟻金服和內蒙君正后來都是按照上述增資擴股協議支付股權對價,盡管后者因為對上述協議有所不滿,以至于遲遲未能支付對價而被前者告上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

當然,雙方最終達成和解。根據內蒙君正2015年2月17日發布的公告,公司在簽署和解協議后即“完成了對天弘基金6943.05萬元增資款的繳付”。

2015年2月26日,內蒙君正發布了天弘基金已完成工商變更登記的公告。增資擴股事項完成后,天弘基金股權結構如下:

有媒體報道說,天弘基金管理層是以0.57億元的對價獲得天弘基金上述11%股權(對應注冊資本出資額5657.1萬元)。換句話說,按照相關報道,要獲得天弘基金1元錢的注冊資本出資額,螞蟻金服和內蒙君正支付的對價是4.50元,天弘基金管理層則是1元。對于相關報道,在網上未能查到天弘基金方面的回應。

不過,從公示的工商資料來看,天弘基金管理層的持股成本應該不止0.57億元。

如上圖所示,天弘基金管理層是通過新疆天瑞博豐、新疆天聚宸興、新疆天惠新盟、新疆天阜恒基等4家股權投資合伙企業(皆為有限合伙)持有天弘基金股權,持股比例分別為3.5%、3.5%、2%及2%。

根據企查查提供的數據,上述4家股權投資合伙企業的注冊資本分別為5333.0054萬元、4356.288萬元、3558.3365萬元、4443.336萬元,合計17660.9659萬元。換句話說,天弘基金管理層的持股成本合計為1.77億元。

上述4家股權投資合伙企業的股東數量分別為32戶、31戶、38戶和19戶,共計120戶,其中118戶為自然人股東,2戶為有限合伙企業。該2家有限合伙企業共計有66位自然人股東。也就是說,通過上述4家持股平臺,至多共有184位自然人股東間接持有天弘基金的股份

不過,從上述4家股權投資合伙企業的注冊資本與其對天弘基金的持股比例之間的關系來看,它們“認購天弘基金1元錢的注冊資本出資額”所需要付出的對價并不相同。

例如,新疆天瑞博豐和新疆天聚宸興皆認購了天弘基金1800萬元的注冊資本出資額,付出的對價(即新疆天瑞博豐和新疆天聚宸興的注冊資本)分別是5333.0054萬元和4356.288萬元,即“認購天弘基金1元錢的注冊資本出資額”需要付出的對價分別是2.96元和2.42元。

新疆天惠新盟和新疆天阜恒基皆認購了天弘基金1028.6萬元的注冊資本出資額,付出的對價分別是3558.3365萬元和4443.336萬元,即“認購天弘基金1元錢的注冊資本出資額”需要付出的對價分別是3.46元和4.32元。

根據企查查的數據,在上述4家股權投資合伙企業中,持股比例最高的股東分別是郭樹強(認繳出資額2888.3088萬元,持有新疆天瑞博豐54.27%股權)、周曉明(認繳出資額2221.776萬元,持有新疆天聚宸興51%股權)、陳鋼(認繳出資額2221.776萬元,持有新疆天惠新盟62.44%股權)及陸鵬(認繳出資額2221.668萬元,持有新疆天阜恒基50%股權)。

值得一提的是,郭樹強還持有新疆天阜恒基30%股權(認繳出資額為1333.0008萬元),是這家持股平臺的第二大股東。

從天弘基金發布的信息來看,郭樹強在公司擔任董事總經理之職,周曉明、陳鋼皆為副總經理,陸鵬則為研究總監。

那么,天弘基金增資擴股之后,天弘基金的股東們,尤其是天弘基金的管理層,獲得了多少投資回報呢?

要回答這個問題,首先要弄清楚天弘基金增資擴股之后,股東們如何分配利潤。

根據內蒙君正2015年2月17日發布的公告,天弘基金各股東達成協議:“各方一致同意天弘基金2013年7月1日至2014年12月31日期間產生并經審計的公司報表確認的凈利潤歸屬此次增資前天弘基金老股東并按其當時各自的股權比例享有。也就是說,自2015年起,股東們按照增資擴股后的持股比例進行利潤分配。

根據君正集團發布的公告,2015-2018年,天弘基金凈利潤依次為11.25億元、15.34億元、26.50億元、30.69億元;相較于2014年的6.32億元,4年增長3.86倍,年均增速40.17%。

凈資產方面,2015-2018年各年的年底依次為31.08億元、39.63億元、55.67億元、86.45億元;相較于2014年年底的19.70億元,4年增長3.39倍,年均增速35.69%。

按照權益法計算,自2015年至2018年,天弘基金管理層的投資收益依次為1.24億元、1.69億元、2.92億元和3.38億元,4年合計9.23億元。以前述1.77億元的持股成本計算,4年投資收益率高達5.21倍。

另外,從君正集團發布的公告來看,天弘基金在2015財年發放了3.69億元的現金股利(君正集團分得5760萬元),在2016財年發放了13.39億元的現金股利(君正集團分得2.09億元),2017財年發放了10.73億元的現金股利(君正集團分得1.67億元)。

上述3年發放的現金股利合計27.81億元。按照11%的持股比例,天弘基金管理層分得的現金股利合計為3.06億元。其中,僅2015年及2016年分得的現金股利(合計1.88億元),即完全覆蓋了天弘基金管理層的持股成本(1.77億元)。

需要指出的是,天弘基金的盈利幾乎完全來自貨幣基金。

以2019年上半年的管理費收入為例。根據Wind資訊,2019年上半年,天弘基金管理費收入為18.44億元,其中天弘余額寶(000198.OF)、天弘云商寶(001529.OF)、天弘弘運寶(001386.OF)、天弘現金(420006.OF)等4只貨幣基金貢獻的管理費就達到17.37億元,占比達到94.20%。

作為天弘基金旗下最大的貨幣基金,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天弘余額寶管理的規模為10548.2億元。Wind數據顯示,天弘余額寶2019年的收益率為2.36%,在730只產品中排名第583位,2015年的收益率為3.67%,在362只可比產品中排名第203位。由此可見,天弘余額寶的收益率早已不比當初。

至于天弘基金自身的凈利潤增長其中有多大比例來自余額寶平臺的強大,有多大比例來自天弘基金管理層管理效能的提升,或來自股權激勵的推動,恐怕只有內部人清楚。

?

?

分享到:

相關新聞

沒有相關新聞!

評論

我要評論

登錄注冊后發表評論

PK滬深300

?投資工具 我的回報 滬深300 成份股
?勝券投資分析 18.73% -1.22% 達實智能,恩華藥業??
?20金股 21.61% -10.48% 上海家化,新華醫療??
?智趣投資 464.51% 136.51% 上汽集團,威孚高科??
?神奇公式 11.97% 5.53% 延長化建,正泰電器??
對比購買產品

?

特码信封单双中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