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宇車城盈利“太難了”
2019年11月22日 15:42

字號:

  • 增加
  • 減小
  • 正常

Current Size: 100%

作為資本市場的一名老兵,金宇車城陸續增加了一些當時處于黃金時代的產業,但業績多年難以理想。從相關行業和市場變動來看,經濟形勢大好,金宇車城賺不到錢;經濟形勢不妙,金宇車城大虧。 ?

本刊特約作者? 路漫漫/文

上市20余年的金宇車城(000803.SZ),前身是美亞股份,彼時主要生產經營出口絲綢及其制品。

作為資本市場的一名老兵,公司與時俱進,陸續增加一些當時處于黃金時代的產業,但令人驚訝的是,其經營狀況一直不理想。從1998年至2018年,有4年是虧損的,其余17年是盈利的,盈利最好的是2017年,達到2174萬元,這是金宇車城IPO后首次盈利過千萬,也是唯一一次。其余盈利年度,盈利金額絕大部分都在500萬元以下。盈利17年累計盈利9094萬元,平均每年盈利534.94萬元。虧損4年累計虧損1.70億元,平均每年虧損4239.50萬元。

從扣非凈利潤來看,情況更加糟糕。7個虧損年度,累計虧損3.55億元。

國退民進陷巨虧

上市業績變臉!上市前預測1998年的凈利潤為1197萬元,而實際上只有337.37萬元,比1997年大降近七成。主業自身難保,于是,公司在上市當年就以3000萬元收購南充西河大橋經營權15年,并啟動房地產開發項目。審計機構因此還出具了保留意見審計報告。

從公司情況來看,絲綢市場長期處于低迷狀態,1999年度情況更為嚴重,南充西河大橋則風景獨好,1999年收費收入901.19萬元,利潤總額444.76萬元。靠著過橋費,公司在1999年盈利142.83萬元,但扣非凈利潤虧損。

在盈利之間掙扎了幾年,為保證上市公司持續穩定發展,在成都金宇集團有限公司(下稱“成都金宇”)同意注冊地和稅收解繳關系不變,并帶動上市公司及南充高新技術產業的發展,在南充興辦前景好和有良好效益預期的高新技術項目的前提下,四川省南充市財政局將其持有的上市公司國有股4383.60萬股(2001年年報公布的國有股股權)中的3002.60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29.60%),以2001年年報每股凈資產1.46元為基礎,以每股1.538元的價格轉讓給成都金宇,轉讓總價值4618萬元。轉讓后,成都金宇成為上市公司的第一大股東。

國退民進,當地政府的良苦用心并沒有化成上市公司靚麗的業績。

因大股東變更,2003年董事會、監事會、經營管理層進行了大調整,同時進行產業調整,拓展新業務,打造川北最大汽車城品牌。2004年,金宇車城凈利潤大增29.82%,達到332.26萬元。管理層因此對2005年充滿信心,并表示,公司將繼續堅持以絲綢產業為基礎,以汽車城經營為重點,以房地產業為依托,以高回報項目為支撐,以資本經營為紐帶的戰略方 針,建立新的盈利模式,塑造公司品牌價值,打造優秀團隊,尋找新的利潤增長點。

不過,2005年巨虧5678.88萬元,十年盈利,一朝虧光。

在微利幾年后的2010年,又虧損1000多萬元。

2012年, 成都金宇入主十年,金宇車城增加了汽車貿易業務、物業管理業務,原有的房地產業務及后來新增的汽車貿易業務都處于快速發展的黃金時代,但金宇車城卻沒有把握住歷史性的大機遇發展壯大,反而成了盈利困難戶。

雖然名稱早已由美亞股份變成金宇車城,但汽車銷售業務到2012年實現的營業收入還不足千萬元,不到整體營收規模的十分之一,絲綢銷售、加工收入比例高達七成多的,金宇車城名不副實。

2015年、2016年,公司業績徹底惡化,連續虧損,累計虧損近1億元。2015年汽車銷售收入分別為1108.44萬元、581.42萬元,分別銷售102輛、59輛汽車。2017 年3 月20日起被實行“退市風險警示”處理,股票簡稱變更為“*ST金宇”。

從相關行業和市場變動來看,經濟形勢大好,金宇車城賺不到錢;經濟形勢不妙,金宇車城大虧。

2017年盈利奇跡

在面臨暫停上市的情況下,上市公司往往會有驚人表現。金宇車城也不例外。2017年不盈利就暫停上市。但,這一年,金宇車城又奇跡般實現盈利,實現凈利潤1684.14萬元,扣非凈利潤53.69萬元。

這一年盈利主要是兩個方面的原因:

一是2017年11月8日購買江蘇智臨電氣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智臨電氣”)55%的股權,股權交易價格為3.83億元。納入合并報表后的智臨電氣表現驚人,從11月8日至12月31日這段時間,實現營業收入2.10億元及凈利潤5212.42萬元。根據持股比例,金宇車城享有近3000萬元凈利潤。

二是金宇車城于1995年向原中國農村信托投資公司借款200萬美元(中農信解體后,該筆貸款轉至中國農業銀行南充分行),該筆借款截至2017年11月30日金宇車城共欠本息合計1979.77萬元,為與農業銀行化解這筆債務,在農業銀行受財政部委托處理不良債權的背景下,金宇車城委托公司的關聯方單位南充市國有資產投資經營有限責任公司競買此筆債權,并最終競買成功,金宇車城支付716萬元給南充市國有資產投資經營有限責任公司,因此化解了與農業銀行的這筆債務,公司確認營業外收入1263.77萬元。智臨電氣是一家致力于為光伏、 風能等新能源產業提供變電站、逆變站解決方案的一、二次系統集成商。按照披露信息來看,金宇車城把未來交給了智臨電氣:通過本次交易,上市公司將實現公司的業務戰略調整,進入電氣機械及器材制造行業,實現業務轉型和產業升級,從而豐富公司業務類型;同時建立新的盈利增長點,提高公司的盈利能力和持續發展能力。

業績承諾也很有誠意:2017年至2019年分別為6000萬元、9000萬元、12000萬元。完美的增長率。

3.83億元就可以控股未來三年凈利潤2.7億元的公司?有這樣的好事?

其實,智臨電氣存在諸多疑點。

審計報告顯示,智臨電氣2017年1-6月營業收入2億元、凈利潤1407.68萬元;2017年全年營業收入4.15億元,凈利潤6634.19萬元。而金宇車城2017年財報顯示,當年11月8日至12月31日,智臨電氣實現營業收入2.10億元、凈利潤5212.42萬元。

智臨電氣從7月1日至11月7日這段時間的數據沒有披露,但根據以上三組數據不難算出,這段時間智臨電氣實現營業收入約為500萬元,盈利14.09萬元。《重大資產購買報告書(草案)》顯示,智臨電氣主營業務收入存在明顯季節性,一般集中在每年的下半年,并列出2016年數據來佐證。2016年三季度營業收入1.62億元,占比33.28%,比2016年四季度1.79億元少了一點。但2017年7-10月,智臨電氣營業收入和利潤怎么只有這么一點?

應交稅費疑點重重。2017年12月末,智臨電氣的應交稅費金額高達4562.15萬元,其中企業所得稅2635.98萬元,而2016年末應交稅費中的企業所得稅才1048.14萬元。2017年發生的當期企業所得稅費用才2221.90萬元(2016年的金額為2141萬元)。難道2017年的盈利所產生的企業所得稅一分錢都沒有交?并且拖欠之前數百萬的企業所得稅?

根據相關規定,按月份預繳稅款的納稅人,應在月份終了后15日內向主管稅務機關進行納稅申報并預繳稅款。也就是說,2017年年末的金額應該是四季度盈利產生的企業所得稅。

智臨電氣2017年年末的貨幣資金還有1189.91萬元,沒有受到任何限制,為何有錢不繳稅?

上千萬的欠稅,滯納金肯定不是個小數字。但營業外支出只有1.25萬元的罰款、違約金及其他支出,不是滯納金支出。那就很奇怪了。拖欠如此巨額的稅費,還能不交滯納金?當地稅局也不催收嗎?或者,這只是智臨電氣的賬面數字,根本沒有稅務系統申報。

另外,關聯交易比較多也很難保證作價公允性。2016年出售給關聯方的金額為2457.26萬元,而2017年超過5000萬元。關聯方資金拆借金額巨大。2016年、2017年與關聯方資金拆借金額都在4億-5億元之間。

而智臨電氣披露的數據到底有多少真實性?

?2015年,智臨電氣營業收入只有1.16億元、凈利潤只有653.29萬元。2016年兩項數據分別飆升至4.94億元、5071.38萬元。2017年營業收入下降了不少,但凈利潤卻增加不少。靠的是減值損失從2016年的1372.06萬元銳減至-627.66萬元。如此一來,2000萬元利潤就出來了;研發費用則從2016年472.40萬元減少至246.01萬元。

2018年,智臨電氣營業收入只有1.64億元,凈利潤銳減至309.45萬元,扣非凈利潤更是少至36.96萬元。智臨電氣的業績惡化,讓金宇車城計提了商譽減值損失1.87億元。2018年業績補償款為1.20億元。

2019年上半年,智臨電氣營業收入111.51萬元,虧損1947.15萬元。此外,智臨電氣還有不少訴訟。

對于智臨電氣業績如此大的波動,金宇車城表示,主要是受5.31光伏政策影響,全行業進入下行通道。

但如果沒有5.31光伏政策,資金緊張、訴訟纏身的智臨電氣又真的能穿越迷霧重重的財務數據來完成業績承諾嗎?

大股東的增持鬧劇

雖然金宇車城的業績很糟糕,但彼時大股東還是希望增持,畢竟23.51%的持股比例有些偏低。

2015年2月至4月,金宇車城的股價大幅上漲。于是,金宇車城董事長胡先林找到董秘羅雄飛,讓羅雄飛去發布一個金宇車城沒有借殼重組的澄清公告,希望遏制公司股價快速上漲勢頭。隨后,羅雄飛再找唐均幫忙在網上發布一些關于金宇車城重組傳聞的帖子,然后再由公司發布澄清公告,達到控制股價上漲的目的。

操作非常順利,股價的上漲勢頭得以遏制。

但是,2015年6月,相關人員被證監會調查,9月,處罰結果出來:責令胡先林、羅雄飛改正,并分別處以20萬元罰款;責令唐均改正,并處以5萬元罰款。

從此之后,金宇車城及管理層數次被證券監管部門和證券交易所采取監管措施或處罰。

2017年8月7日,金宇車城及時任副董事長胡智奇受到深圳證券交易所通報批評處分。

2018年4月9日,金宇車城及時任董事會秘書吳小輝受到深圳證券交易所通報批評。

2018年10月26日,金宇車城受到四川證監局出具警示函的監管措施。

國進民退該如何?

2017年11月7日,南充市國有資產投資經營有限責任公司與北控清潔能源集團有限公司及旗下公司簽署了《上市公司股東一致行動人協議》。協議簽署后,上述各方成為一致行動人,合計持有上市公司普通股股份3814萬股,占上市公司總股本的29.86%,成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東。成都金宇持有上市股份的23.51%。

很快,同年11月14日,公司董事長劉波、獨立董事李新衛、獨立董事楊忠均提交辭職報告。同時,公司召開第九屆董事會第十六次會議,審議并全票通過聘任由前述兩大國企推薦的管理層。留任董事中,楊金珍、楊鑫、吳小輝也代表前述兩家國企一致行動。

而2019年11月,四川省自貢市中級人民法院在京東網司法拍賣網絡平臺上發布了公告,將公開拍賣成都金宇持有的3002.6萬股公司股票(占成都金宇集團所持公司股份的100%,占公司股份總數的23.51%)。

看來,成都金宇真的要走了。

從國退民進到國進民退,2019年1-9月營業收入1732.36萬元及虧損6285.35萬元的金宇車城能迎來美好的未來嗎?

固廢處置能成救命稻草?

11月,金宇車城發布重組公告稱,擬向交易對方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購買山東十方環保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十方環能”)86.34% 股權、北京中源創能工程技術有限公司(下稱“中源創能”)60%股權。本次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將通過十方環能、中源創能進入有機固廢處置行業,建立在生活垃圾處置領域的競爭優勢,進而逐步發展成為優質的環境綜合治理科技企業。

未經審計的數據顯示,2017年、2018年、2019年1-9月,十方環能營業收入分別為1.51億元、1.93億元、1.58億元,凈利潤分別為1785.35萬元、2870.45萬元、2022.36萬元。中源創能同期的營業收入分別為7712.81萬元、6884.08萬元、5722.60萬元,凈利潤分別為1375.48萬元、1096.15萬元、1172.01萬元。中源創能2018年的凈利潤數據包含了因股份支付確認的525萬元管理費用,剔除該部分影響后,中源創能2018年的凈利潤為1859.21萬元。

從未經審計的數據來看,這兩家公司一年下來,大概能賺5000萬元。

如果審計之后的凈利潤能達到這個數字,金宇車城就真的咸魚翻身了。

十方環能是一家在新三板掛牌(代碼833795)的公司,無論公司治理還是財務基礎都遠非一般公司可以比擬的,這樣可以加快重組的進度。不過,從其披露的2019年半年報來看,上半年的增長勢頭有所下降。2019年上半年營業收入1.01億元、同比增長23.32%,凈利潤1274.36萬元,同比增長9.24%。這樣的增長速度還是在壓縮研發費用的情況下實現的。2019年上半年計入損益的研發費用為零,而上年同期為121.51萬元。

從金宇車城的披露數據來推算,2019年三季度,十方環能營業收入超過5000萬元,凈利潤約800萬元。三季度的盈利能力又大幅提升了嗎?

希望金宇車城早日重組成功,但應當避免再次出現智臨電氣這類的事情。上市二十多年,早就應該拿出實實在在的業績回報投資者了。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作者聲明:本人不持有文中所提及的股票

?

分享到:

相關新聞

沒有相關新聞!

評論

我要評論

登錄注冊后發表評論

PK滬深300

?投資工具 我的回報 滬深300 成份股
?勝券投資分析 18.73% -1.22% 達實智能,恩華藥業??
?20金股 21.61% -10.48% 上海家化,新華醫療??
?智趣投資 464.51% 136.51% 上汽集團,威孚高科??
?神奇公式 11.97% 5.53% 延長化建,正泰電器??
對比購買產品

?

特码信封单双中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