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再生能源轉型的戰略與策略
2019年6月14日 15:10

字號:

  • 增加
  • 減小
  • 正常

Current Size: 100%

全球經濟下行壓力再次來臨,可再生能源發電是目前內需和外需都存在增長空間的領域,中國企業在這一領域具有國際競爭優勢,需要聯合不同部門主體合作,進一步克服技術與機制障礙。

本刊記者? 魏楓凌/文

2019年4月,國家主席習近平在第二屆“一帶一路”高峰會上指出,共建“一帶一路”關鍵是互聯互通,基礎設施是互聯互通的基石,也是許多國家發展面臨的瓶頸。

習近平表示,建設高質量、可持續、抗風險、價格合理、包容可及的基礎設施,有利于各國充分發揮資源稟賦,更好地融入全球供應鏈、產業鏈、價值鏈,實現聯動發展。

在基礎設施建設當中,電力生產可謂是基礎設施的基礎設施,是“一帶一路”東道國發展工業化和改善民生的重要條件。

可再生能源不僅在發達國家快速發展,在部分欠發達國家也在生根發芽,成為新增發電機組的首選。

隨著“一帶一路”建設走深走實,沿線共建國家的基礎設施建設需求進一步釋放,可再生能源發電成為未來能源行業發展的重要方向,也成為“一帶一路”倡議推動綠色和可持續發展的重要保障。

多位能源電力行業與對外工程承包行業的資深專家表示,中國可再生能源產業具有國際競爭優勢,當前在“一帶一路”倡議下開展可再生能源建設國際合作不僅具有較高的經濟價值,也是符合國際發展趨勢的戰略。

中國國內在可再生能源建設方面也有長遠的發展計劃,推進可再生能源轉型在逐漸克服了技術障礙之后,還需要化解體制機制方面的困難。可再生能源行業在目前集中度基礎上也還有進一步產業整合的空間,企業之間拼規模、拼速度的競爭將轉變為拼技術、拼效益,企業參與國際業務需要利用好國內外金融資源。

全球能源格局重塑加快

中國電建董事長晏志勇表示,要解決化石能源使用帶來的環境問題,“兩個替代”是有效的解決方式:即用非化石能源替代化石能源,用終端電力消費來替代終端化石能源消費。要實現上述“兩個替代”,需要大力發展可再生能源,特別是抓緊發展已經成熟的水電、風電和太陽能發電。

“從2015年起,全球新增的發電裝機中,可再生能源發電的新增裝機就超過了化石能源發電的新增裝機,實現了全球電力系統發電系統結構性的變化。”晏志勇進一步指出,2017年,全球新增的風電和光伏發電共計占全球新增發電裝機的57.4%,可再生能源發電的增長成了全球發電能力增長的主力。到2018年年底,全球水電裝機已經達到11.75億千瓦,風力發電裝機達到了5.93億千瓦,太陽能發電裝機達到了4.95億千瓦,可再生能源裝機占全球電力組裝機的三分之一。

根據中國的情況來看,到2018年年底,中國電力裝機容量(不含港澳臺裝機)的總裝機已經達到19億千瓦,可再生能源發電裝機占38.4%;2018年,國內各類的電源總發電量為69940億千瓦時,發電量占了26.7%。2018年,中國新增的各類發電裝機是1.24億萬千瓦,可再生能源發電裝機增加了0.76億萬千瓦,占到了新增裝機的61.5%,相當于全球2018年新增的可再生能源發電裝機的一半。

中國已經在“十三五”規劃中對外鄭重宣布,到2020年,可再生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15%,預計可再生能源的發電量要占全社會用電量的30%;到2030年,可再生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達到20%,預計其發電量占到全社會發電量的40%。

晏志勇稱,上述目標已基本形成共識,而且隨著風電、太陽能發電轉化效率的提升和成本的下降,預計到2050年中國的可再生能源占比會達到一次能源消費的50%,其發電量可能會占到全社會用電量的80%。

中國對外承包工程商會會長房秋晨表示,國際能源產業正處于歷史發展的十字路口,全球能源格局重塑加快,氣候變化、油價波動、能源革命等事件推動能源產業迎來前所未有的轉型發展。“大力發展綠色、低碳、高效可再生能源,是加快清潔能源利用、優化能力消費結構、提升能源利用效率的最佳選擇,是實現能源環境和經濟可持續發展的最佳路徑。”房秋晨說。

房秋晨表示,面對全球能源環境的新變化,迫切需要各國政府以及各合作方加強合作,特別是各國政府、發電企業、電網企業以及用戶在“一帶一路”的框架下開展能源供給的安全保障、技術開發與利用的關鍵領域的合作。在區域合作基礎上,推動能源領域合作,推進建設能源共同體,加快推動油氣、電力、煤炭合作逐步轉向太陽能、風能等可再生能源領域,加快推進電網互聯互通,打造可再生能源開發利用的基礎平臺,加快推進建立有利于可再生能源消納的市場化機制。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多為發展中國家,相當一部分中國貨物、技術、服務以及海外工程承包、海外投資項目需要政策性、全方位的風險保障和一攬子的風險管理,否則難以獲得融資。

中國出口信用保險首席經濟學家王穩表示,當前全球對外工程承包行業面臨四大主要風險,一是中美貿易摩擦使得全球信用風險水平上升,令世界經濟增長和全球金融市場承壓;二是地緣政治風險加劇;三是美聯儲加息改變資本流向,全球市場流動性趨緊,主權信用風險問題顯現;四是全球商業競爭環境惡化,大買家破產風險水平持續上升。

中國可再生能源轉型難在機制

世界風能協會副主席、中國可再生能源學會風能專業委員會秘書長秦海巖介紹說,不僅是政府部門,這些年國際上傳統的電力企業和大型油氣公司也紛紛關注可再生能源,并采取措施,進行戰略方向的調整,將風電、光伏這些可再生能源作為他們重要的投資方向,而且開始剝離火電資產并加大可再生能源開發的力度。

秦海巖進一步介紹說,在上世紀80年代歐洲風電、光伏迅速發展的過程中,歐洲大型能源企業一開始是看不上這些可再生能源的,認為成不了氣候,無法代替化石能源,更別說成為主流能源。但是十幾年下來,因為大量的可再生能源的并網,尤其對火電產生了巨大的沖擊,因為可再生能源的邊際成本是零,再加上電力現貨市場和政府補貼的機制,在現貨市場上的電價很低,通過這樣的機制把火電擠出了市場,使批發電價大幅下降。“很多人現在認為德國能源轉型導致電價增高是不對的。德國這幾年因為火電和光伏大量并網,批發電價是降低的,所謂的電價升高是居民的用電價格升高了,這因為德國的定價機制把可再生能源補貼的附加全部加到居民用電價格上,而工業企業的用電成本是沒有附加的。總之,從全社會成本來看電力成本是下降的。”

這樣的定價機制導致歐洲的火電開始虧損,所以幾大能源公司開始向可再生能源轉型。

油氣公司也為了應對這兩年原油價格下降和未來行業發展的趨勢,在油氣方面的投資每年是在逐年減少的,但是在可再生能源的投資每年是在增加的,近幾年來歐洲在建和擬建的海上風電項目一半投資來自幾大油氣公司,一些北歐的油氣公司甚至改了名字以反映業務轉型。

在秦海巖看來,在本世紀初以來的十幾年時間里,影響可再生能源發展最根本的矛盾焦點是發電成本太高,經過最近這十幾年的技術進步和規模化應用,風和光發電的成本快速下降,發展的矛盾已經不再是成本的制約,轉變為可再生電力生產方式與落后的體制機制之間的矛盾。“現在風電最便宜,海洋風電招標已經5毛錢,最低的陸上風電有2毛錢、3毛錢,刨除不考慮火電的外部性環境成本的情況下,風和光已經具備比他們廉價的優勢,這就是這一輪能源轉型最主要的原因。另一個原因是效率的提升,以前年平均風速6米/秒以上的地區才可以開發風電,到現在一年有2000小時滿足5米/秒風速的地區就可以開發。像河南這樣以前認為不具備開發風電條件的地區,現在已經有將近5萬千瓦風電的裝機。然而,現在體制機制、電網的運行方式都不適合風光這樣波動性跟分散式能源的大規模應用。” 秦海巖說。

中泰證券電力設備研究組根據智慧光伏數據測算,2018年年底,光伏地面電站裝機成本約4.5元/W(各地區土地成本、安裝成本存在差異),與3.25元/W的全國平價上網中位數水平相比,仍需下降28%。

在考慮平價上網政策的前提下,由于在土地費用及接網成本上給予補貼,對電站成本的影響幅度約0.5元/W,即拿到平價項目的地面電站裝機成本約4元/W,較全國平價上網的平均門檻仍需下降19%。

另據業內人士介紹,目前在一些光照充足的國家,光伏發電的成本已經低至每度電幾美分,上網電價十分具有競爭力,但是有兩大制度性前提,就是十分低廉的土地成本和資金成本,用于建設分布式電站以及為其融資。在中國技術進步已經實現了大幅降低成本的基礎上,除了上網的定價機制以外,土地成本和資金成本是否還會大幅降低,有可能是決定未來光伏發電能否大規模平價上網的前提條件。而土地成本和資金成本如何決定,則是由社會發展、國家宏觀調控和金融穩定等因素決定的,超出了光伏行業的范疇,這是未來光伏行業面臨的不確定性。

光伏的供給側改革

2018年,中國在制造端的多晶硅產量有25.9萬噸,占到了世界的58%,比起2005年的80噸和占比0.3%,進步非常明顯。

中國光伏行業協會副理事長王勃華稱,當前多晶硅產業有兩個特點:一是全球的多晶硅產業進一步在向中國轉移,中國的產能已經占到全球的六成以上;二是國內的多晶硅產業在向西北部轉移,預計2019年年底,光新疆一個地方就能占到中國產能的半壁江山。

在硅片方面,中國生產了107.1GW,占到全球產量的63%,三個龍頭企業的產量已經占到了整個中國硅片產量的五成左右,集中度在迅速提高;另外一個特點是,其中單晶硅片的占比快速提高。

在電池片方面,中國產量在85GW,約占全球總量的四分之三。王勃華指出,這一領域的發展特點是技術水平提高很快,因為整個光伏產業的技術水平提高主要體現在這個環節,尤其是高效電池的發展;另外一個特點是這個環節專業化的廠商在快速崛起,這些公司專門做電池片,不做組件。

在組件方面,中國占到了全球產量的七成以上,大概73%左右,組件產量84.3GW,與電池片的特點差不多,單晶的占比在快速提升。此外,在逆變器市場,中國年產量為65.7GW,占到全球的六成左右。

2019年一季度,光伏裝機只有5.2GW,但隨著《國家能源局關于2019年風電、光伏發電項目建設有關事項的通知》于5月28日發布,王勃華預計,6月以后光伏裝機將會在政策的支持下大幅提升,全年有望實現35-45GW的裝機量。他同時指出,光伏產業作為中國為數不多的可以同步參與國際競爭并在產業化方面取得領先優勢的產業,如果說2013年到2018年主要以開拓國內市場為主的話,那么接下來應該要控制規模,要從拼規模、拼速度、拼價格轉向拼質量、拼技術、拼效益轉變的新階段。

工程承包亟須轉型與國際合作

中國能源建設集團國際工程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鄧建華指出,從傳統的“EPC+F”的模式向“EPC+F+I+BOT”、PPP的模式轉型發展,進一步增強國際業務的競爭優勢,是中國工程承包企業在國際業務拓展中面臨的重要課題,承包企業應該積極探索項目新興開發模式,通過產業鏈上下游合作聯動的方式,向投建于一體化的模式快速轉型升級。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能源電力領域的基礎設施建設資金需求大,需要創新項目投融資模式,加強國際合作,共同推動基礎設施可持續發展。中國是外國政府貸款、國際金融組織貸款和外國企業投資的受益者。通過幾十年的發展,中國從一個貧窮落后的國家發展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中國技術進出口總公司總經理張旭建議,在“一帶一路”基礎設施建設方面,各利益相關方在項目經濟可行的前提下應當努力促進資金融通與合資合作,使項目早日得以實施,除了為客戶提供適用的中國設計、中國制造、中國建造、中國資金外,還可以充分發揮更多國外企業、金融機構的綜合優勢,在電力能源、軌道交通、基礎設施等領域開展多層次的務實合作。

鄧建華指出,隨著實際上部分經濟體的主權評級和擔保能力大幅下降,以此為背景,以企業和項目為主體的商業融資模式正在逐漸成為主流。 “當前,融資周期長成為開展國際業務的難題。針對不同的項目設計不同的商業模式,既滿足業主的需求,又能對企業的商業條件與金融機構的條件進行合理的配置和有機結合,形成企業與金融機構緊密結合的聯合體。”

對于承包商們來說,如果能吸引到國外金融機構參與提供融資是一個難得的有利條件。據張旭介紹,中技公司推動的孟加拉“古拉紹7號機燃氣電站”項目上,在投標前期,公司與國內外金融機構提前溝通協商,搭建了“中信保+自有資金+銀團貸款”的融資結構,最終為項目建設提供了中國工商銀行牽頭、德意志銀行參與的銀團貸款解決方案。該融資方案也是中信保與孟加拉財務部合作制的首批商業貸款項目之一。

在新形勢下推動“一帶一路”及全國基礎設施合作高質量發展,應促進更多產業鏈相關企業,積極融入全球供應鏈、產業鏈和價值鏈。

在鄧建華看來,良好的基礎設施將形成新的經濟增長點,產業鏈上下游企業可以發揮不具備的特長,不僅能夠發展規模優勢,提高競爭力,更加增強就業,形成合力,帶動裝備制造業、基礎原材料產業與相關服務業的比較,提升綜合競爭力。

分享到:

相關新聞

沒有相關新聞!

評論

我要評論

登錄注冊后發表評論

PK滬深300

?投資工具 我的回報 滬深300 成份股
?勝券投資分析 18.73% -1.22% 達實智能,恩華藥業??
?20金股 21.61% -10.48% 上海家化,新華醫療??
?智趣投資 464.51% 136.51% 上汽集團,威孚高科??
?神奇公式 11.97% 5.53% 延長化建,正泰電器??
對比購買產品

?

特码信封单双中特网